主页 > W生活台 >从传统打鼓到电子应援 球迷热情历时不变 >

从传统打鼓到电子应援 球迷热情历时不变

时间: 2020-06-17 浏览量:677

从传统打鼓到电子应援  球迷热情历时不变

中职 30 年,随着时代演变,看台上的加油风格也很多变。早期应援偏日式,使用大鼓小号伴奏,以球迷喊声为主,前统一狮啦啦队长何信标说,职棒成立时,很多想法都以日本为导向。

这种应援方式,何信标说好处是球迷较易听到自己的吶喊声,参与感较多,他说:「因为现场音乐没这幺大声,变成彼此之间的指令、球迷的加油吶喊会更清楚一点。」

不过以前设备没现在好,指挥者只能单靠麦克风扩音,发号施令效率不佳,尤其球迷人数众多时,对啦啦队长更是挑战。何信标回忆,那时主要是用现场鼓声节奏指挥,他举例:「说蹦、蹦蹦,球迷就知道要喊嘿,因为现场都是乐队在演奏,尽量都会简短有力。」

中信兄弟啦啦队长高大昌,已在观众席上带领球迷 22 年。他指出,早期台式应援会有很强的凝聚力,他说:「因为有人味,应援不在于你做了多好听的音乐,应援的魅力还是在于人。」

●早期主客壁垒分明 球迷对抗性强

由于职棒早期主客场球迷是分坐在一、三垒侧,壁垒分明,何信标就认为,那时球迷对抗性较强。他印象最深刻的是,职棒 4 年有场统一狮和兄弟象在台南的比赛,兄弟相当有名的球迷「江大帅」第一次跑到台南为兄弟加油。

何信标笑说:「我们这边的球迷就看不惯,就跑过去叫他下来,说这里是台南、不是台北,你来看球可以,不要在上面给我撒野,他后来就乖乖坐在那里,之后就不敢来了。」何信标也说,以前不可能出现支持不同队的球迷还比邻而坐的景象。

高大昌则回忆,台北棒球场拆了后,兄弟象在新庄棒球场担任主场居多,因此新庄成为象队大本营,他笑说:「这对标哥(何信标)很不好意思,虽然那时候一、三垒壁垒分明,但我们人实在太多,尤其是假日,象迷都会满到对面去。」

从传统打鼓到电子应援  球迷热情历时不变

高大昌指出,职业运动本来就是两边冲击,才会产生火花,「那种全力投入、捍卫自己球队的时候,跟捍卫你的家人一样,但比赛结束,大家激情完后,就各自回家。」

●Lamigo 桃猿电子应援 全猿主场引领风潮

传统应援方式直到 2013 年产生变化, 2012 年底 Lamigo 桃猿去韩国釜山参加亚洲职棒大赛,领队刘玠廷对乐天应援团长赵智勋的应援方式印象深刻,于是请桃猿啦啦队长阿诚(邱信诚)设法了解电子应援,紧接着 2014 年更实施「全猿主场」,澈底改变了职棒原有的加油方式。

阿诚表示,「要从原本的东西跳到新的东西,需要一点时间让大家接受,刚开始大家也没有很看好,那时也没想到能有这幺好的成果。」他指出,最初在前面跳舞带动球迷时,大家当然会不知道在做什幺,但当时桃猿先用大众较为熟悉的音乐,例如「内山姑娘要出嫁」,搭配简单的动作,让球迷易学好记。

阿诚认为球队表现也是关键,伴随着安打、全垒打出现时,「大家一欢呼起来,音乐一下,这样就对了。」他进一步指出,刚开始引进电子应援时,恰好搭上经典赛与大咖洋将曼尼的热潮,球迷回笼,中职新鲜感增加,因此很幸运地成功推行电子应援。

●其他球队跟进 塑造不同风格

桃猿引进电子应援后,其他球队陆续跟进,结果现在中职 4 队都採用全主场和电子应援。高大昌坦承,刚开始看桃猿在尝试时,「会觉得那个东西根本就不是应援,毕竟我们被日本文化薰陶这幺多年,可是如果你认为那是对的事情,坚持去做就会做好」。

虽然中信兄弟也引进电子应援,不过高大昌指出,因为兄弟有很长的文化,必须走出自己的风格,他当初与音乐老师讨论时,音乐老师开玩笑说兄弟风格就是「义和团」。不过高大昌也说:「职业运动本来就应该这样,必须要有很热情、投入的风格,出去就是要吓死人的那种,所以音乐会有点摇滚,很有力道的感觉。」

富邦悍将啦啦队长 ANU(王圣杰)则表示,因为他是从 2015 年才在义大犀牛担任啦啦队长,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优势,「大家可能会说,还是比较喜欢传统打鼓的方式,但我是没有这种经验的人,所以无法想像、无法去做跟以前一样的东西,所以我就是把现在看到、听到、学到的融合在一起」。

对 ANU 来说,从义大到富邦最有感的就是拥有全主场,也就是新庄棒球场。他说:「有属于自己的环绕音响、球场灯光,有自己的归属感,球迷也更主动应援了,去年季后挑战赛好几次球员音乐播完了,球迷还自己继续,气氛很好。」

现在,何信标已退居幕后,狮队啦啦队长交棒给达平,不过何信标仍肯定电子应援。他说:「以前的方式比较原汁原味,但电子音乐是有新鲜感的,也更热闹,因为音乐一直放,现场球迷都听得到,会比较活泼。」

●时代演进刺激创新 体验现场氛围美好

阿诚认为,过去是美好回忆,现在则是不一样的呈现,就像以前只有老三台可选择,之后出现有线电视,现在更是有许多网路新兴平台。「过去有过去的价值和美好,现在的刺激太多了,球迷也需要很多新东西,现在时代会更辛苦一点,要一直不断创新」。

各队啦啦队长一致认为,不论应援方式如何变化,唯一不变的就是现场看球的独特体验,阿诚说:「一定要来到球场亲自感受,对我来讲,希望把大家都看成是第一次来。」ANU也说:「希望能把互动性加强,我会花较多时间去照顾安静的球迷,每次球赛都会当大家是第一次到球场。」

高大昌则是以 2015 年用台东民谣、自己填词的「原味兄弟」为例,「我就想尝试以这样的精神、凝聚力,来替球队做一首歌,看台上有满满凝聚力、唱着我们自己的歌。」不论是传统还是电子应援,高大昌想呈现的都是球迷强大声势,这只有进场看球才能体验。

虽然现在全面改成电子应援与全主场,不过各队客场在右外野时,仍会携带大鼓、小号等乐器,搭配摇旗吶喊,进行传统式加油,形成全主场中难以忽视的亮点。就像何信标所说,传统与现代各有利弊、没有对错,时代洪流中唯一不变的,就是球迷为球员加油的热情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推荐
申博太阳城_申博在线开户|生活消费第一门户网|网站地图 永利4459944 sunbet申博现金官网